下载APP 打开

中国中产的今天=70年前的日本!?扎心描述你的现状

搜狐焦点深圳

搜狐焦点深圳

2017.10.13 14:2412580

中国中产阶级的今天=70年前的日本!?

为孩子考试成绩纠结?60年前日本新中产的教育焦虑,一点也不比你少!

中国“新中产阶级”的现象,60年前的日本刚好经历!

镜像中国新中产阶级群像!

日本中产阶级曾走过相同的路!

......

不买房、不结婚、不生育,因为他们怕输!

掏不出钱的“百万富翁”:四成财富被房产套牢,中国中产阶级有钱也不敢花......


——来自对《日本新中产阶级》(傅高义)的书评



遭受以上“暴击”之后,

想先问问你这个十一黄金周去哪里玩了?

微信公布的《国庆假期微信大数据报告》显示

东京可是中国人top5的签到点

↓↓↓



除了买买买

你到日本玩耍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繁华?秩序?设计感?or......



透过七十年前的日本,可以看到当下中国之一角


你,算新中产阶级一员吗?


《日本新中产阶级》傅高义在一九五八年至一九六〇年,在日本东京市郊完成的博士后研究。他和妻子一起,在 M 町展开田野研究,他们选定了六个日本家庭,每周都去这六个家庭访谈。在书中,他深描了日本社会快速变迁之际的“新中产阶级”——工薪族和他们的家庭


夫妻、婆媳、亲戚关系,职场上的苦熬与交际,年轻人恋爱和相亲的苦恼,从幼儿园入学起就面临激烈竞争的学子,全时照料家庭与孩子的母亲,养家但“缺席”养育的父亲,殷盼孩子穿过考试的“针眼”、出人头地的父母心……一幅幅描述生动的日本中产阶级生活全息图。 


《日本新中产阶级》一书读来有种“时空错置”感,它像一面镜子,藉由日本观照了我国在关键发展时期的变迁,涵括家庭、经济、社会生活、教育与文化等方方面面。



2017年5月《日本新中产阶级》(1963年发表)首次在中国大陆出版


日本的新中产阶级在傅高义《日本新中产阶级》这本书中,他提到了一个群体“工薪族”这个群体是大公司的白领或者政府部门的公务员,他们的生活不像商人那样能挣到很多钱,但是有不错的固定收入以及单位提供的福利保障。这个群体就是日本60年前广泛出现的“新中产阶级”。



Q:而对应中国,中国的新中产阶级则是公务员和职业经理人,你认同吗?


原始意义上的中产阶级就是Middle Class,指的是在个人收入或财产中位数或家庭收入或财产中位数附近的那一部分人。


除了收入,这个群体还与教育、职业等因素相关......


2016年7月,《经济学人》发表特别报道称:“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不知中产阶级为何;2000年中产人数达五百万;2016年两亿两千五百万;2020年预计中国中产人数将超过欧洲总人口。急速壮大的中产阶级刺激了全球经济的增长,也改变了中国。”


考试地狱”,你也曾经历吗?日本母亲备受折磨


日本某补习班的电视广告


考试地狱


没有什么单个事件——或许除婚姻之外——能够像入学考试那样决定一个年轻人的命运。也没有什么——包括婚姻在内——需要如此长年的规划和艰苦的努力。


由于所有的大学、高中以及部分私立初中、小学甚至幼儿园都以入学考试来筛选掉大部分申请者,同时这些考试向所有人开放,竞争非常激烈。对M町的居民而言,通过考试进入一个好的学校就好像让骆驼穿过针眼那么困难。


事实上,为这些考试所做的准备是无穷无尽的。正常的孩子们学得如此艰苦,以至于日本的教育者们谈及日本教育体系时都说这是一个悲剧:他们的教育系统要求孩子们为了考出好成绩,牺牲他们的快乐、牺牲学习的自主性和灵性


这些困难重重的准备过程组成了一个“过关仪式”,一个年轻人必须经历这一过程来证明他具备成为工薪族所必需的能力和耐力。日本人通常把入学考试叫做“試驗地獄”,其字面的意思是“考试地狱”



年轻女性


对年轻女性来说,同样也有类似的考量,只不过她们的职业目标是婚姻而已。总体而言,年轻女性较少像男孩们那样担忧自己的成绩……许多女孩不愿意去男女合校的学校就读,在那里她们不得不和男生一样努力以跟上学业。好一些的女校更具吸引力,但进入这些学校也需要参加入学考试。


即使在日本的大城市里,婚姻选择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客观条件,而不是单纯地取决于年轻男女之间的浪漫关系,由此就读的学就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甚至比家庭背景这类先赋性因素还重要。


实际上,谈到娶了一个来自知名女校的女孩,男方家人都会引以为傲,女方也以毕业于名牌大学的男孩为荣。因此,对女孩来说和男孩们一样,入学考试都至关重要。



母亲的投入


考试的成败不只关乎考生本人,更与一个家庭成败休戚相关,父母和子女共享着参加考试的自我牺牲、焦虑、激动和悲喜。人们假定孩子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应归于父母的帮助,而社会的观念则是,孩子的成败,同样也是父母的成败,但在考生之外。卷入最深的是他的母亲,当听一个母亲说起孩子的考试情况时,人们甚至觉得,她正在经受甚至比考生本人最大的折磨


即使家里暂时雇用了一个家庭教师,最终,辅导孩子完成功课的责任还是落在母亲的头上。


在考试之前的这一年,孩子们的母亲要花大量的时间研究就读费用、录用要求以及学校毕业生的就业率记录。她要参观学校,阅读报纸上的升学指导专栏与书籍,还要从朋友那里收集相关信息。另外,母亲们还花费大量的时间向老师和其他家长咨询,以估测她孩子的能力。


母亲要承担绝大部分的准备工作,但她必须确保父亲和孩子会支持她的选择。


如果孩子成功考上了心仪的学校,他和父母都会迫不及待地对外宣传好消息,尽管会可能表现的矜持一些,如悄悄叮嘱“请勿外传”之类,但事实上脸上的笑容却透露出志得意满的神态,考试失利的妈妈可能会哭哭啼啼卧床好几天。


母亲渴望孩子取得成功,并不仅仅是为孩子考虑,也是在为自己着想,孩子的表现决定了母亲的地位,一些母亲过于希望获得他人的赞美,以至于为了让孩子的成绩更快地上升而不得不督促孩子努力学习。


事实上,进入某一所大学基本就意味着归属某个群体,它清晰无误地确定了人们的未来流动。


对于日本新中产阶层来说,一个人一生的地位不仅先在地取决于他的出身,也取决于他获得第一份工作的时机。对那些渴望成为新中产阶级一员的人来说,向上流动的机会取决于他的青春期后半程。


在大学阶段获得入场券,为自己的未来寻求一个好的开端,无论成败与否,都被视为未来命运已定。


住房不在当时日本中产阶层焦虑范围内


日剧《卖房子的女人》


通常而言,M町的房子并不供出租,因此付不起首付的年轻夫妇会倾向于在东京租房,在若干年后再搬回M町。在大型公寓项目还没有开发之前,一对新婚夫妻在负担得起自己房屋的首付之前,在其中一方父母家亦或是在公司提供的宿舍住上几乎是很常见的事情。


M町的房子的木质房子通常并不贵,一个中产阶层家庭花上四五千美元就能够打造一个舒适的居所。通常来说,他们会在开始供孩子上学和准备嫁妆费用之前,付清房屋的贷款。


日本经典的生活模式基本如下:在婚姻生活开始时,女方父母提供家具,而房租或是房屋的购买支出则是由男方或者男方的家庭提供。婚姻早期,年轻夫妇会蜗居在一间小公寓内,或是与一房父母同住,努力为房子的首付存钱,在付清分期贷款之后,他们就要开始为孩子们的教育、女儿的嫁妆、和自己退休之后的消费储蓄了。



现在,东京最核心地段的公寓大概9000万日元,折人民币500多万。绝大多数东京的公寓在4000万日元,折人民币200多万。在日本,公寓一般用于租房,买房一般买独栋,也就是别墅。很多地铁沿线的小独栋的价钱大概在5000万日元,折人民币300多万。


日本的贷款利息很低,平均只有1%左右。日本人买房子需要交的首付也很低,有些房企卖房时宣称零首付,也就是说跟每月交房租一样,交满了这房子就是你的。跟中国不同的是,日本房企都是先把房子造好了才会卖,购房者只要交了首付签了合同就可以入住。


新中产阶级的妻子——承担着家务劳动、育儿备考


日剧《东京女子图鉴》


女主内


在中产家庭,丈夫和妻子在各自的领域各司其职,妻子一手操持家务,不用与人协调计划。她可以自由安排自己的日程。即使没有制定日程,她也需做好日常事务,如安排家人饮食、打扫房屋、外出购物、迎接回家的儿女以及傍晚归家的丈夫等日本妇女的日常生活完全以家庭为中心


在受过专业教育的日本女性当中,只有少部分人希望几乎工作,M町的大多数家庭主妇并不认为女性在婚后能在外面找到工作,更不以为女性婚后找工作是可取的


战后,丝袜和女性都强韧起来。新中产阶级的妻子——那些承担着家务劳动、育儿备考、维系家庭团结等重任的全职家庭主妇已逐渐从家庭中解放出来


Q:目前中国受过高等教育的全职主妇比例有多少不得而知,但国人对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回归家庭做全职主妇似乎存在某种偏见,认为这是资源浪费,你怎么看?


婆媳之间



M町的大多家庭并非婆媳同住,但婆媳同住,则定然终日战争吵。在私人会谈和报纸专栏中,婆媳关系通常被视为现代家庭面临的最严峻的问题。


妻子与婆婆的情感对立却没有母女间这种具有积极意义的羁绊来弥合,如果儿媳恭谨侍奉婆婆、有能力且中心,婆婆又是可能待媳妇如亲生。


婆媳间的争斗时长围绕孩子展开,祖母设法将自己的意愿灌输给孙儿,教唆他们反对母亲,母亲则尽力争取子女,暗自鼓动他们违抗祖母。


随后三十年:女性&职场&对东京的渴望


日剧《东京女子图鉴》


在三十年后随访中可以看到,随着《男女雇佣机会均等法》的出台,女性的社会角色愈发丰富,价值观念也愈发多元。她们虽然失去了一定的保障,但迎来了更多的机会。


傅高义《日本新中产阶级》书中关于全职家庭主妇的篇目较少,傅高义当时的妻子苏珊娜·霍尔·沃格尔后来撰写的《转型中的日本家庭:从全职家庭主妇的理想到选择的困境》就是以她在 M 町相识超过五十年的三位母亲为题。对日本战后女有全面的介绍。



日剧《东京女子图鉴》里的女主角绫,她之所以能在职业道路上走更远,还是得益于她从事的是与时尚有关的工作,那里本来是少有的女性专属职业。而且她还有一个女权主义的上司,念兹在兹的就是1985年的《男女雇佣机会均等法》。


Q:时至今日,日本女性在职场、家庭和社会中的地位依然不如中国女性,但她们在教育和传承上作出的贡献是很多国家不能与之相比的,你认同吗?



费正清东亚中心前主任,社会学家,精通中文和日文。1950年毕业于俄亥俄州韦斯利大学。1958年获哈佛大学社会学博士学位。在1963-1964年成为哈佛的博士后,学习中文和历史;被认为是美国唯一的一位对中日两国事务都精通的学者。撰有《日本第一》《日本的中产阶级》《重整旗鼓一重建美国实例分析》等著作。


傅高义 | Ezra Feivel Vogel


注:资料来源于傅高义《日本新中产阶级》书摘、新京报书评、上海译文、梨视频等


图片来源于网络

focus-sz

查看更多同标签文章

买房经历

首页

7评论

分享